Skip to main content

破“四旧”面面观

《破“四旧”面面观》内容简介:  文革杂忆(7)   破“四旧”面面观   “文革”中有“破四旧,立四新”之说。 指的是破除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。1966年6月1...

破“四旧”面面观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我爱美食网www.52msw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  文革杂忆(7)

  破“四旧”面面

  “文革”中有“破四旧,立四新”之说。 指的是破除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。1966年6月1日,人民日报社论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》,提出“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”的口号。把旧字换成新字就是要立的“四新”了。

  这是个大而化之的提法,没具体的标准,谁也弄不清“四旧”到底是什么。反正看着不顺眼的东西,就往“四旧”这筐里装。

  “旧文化”比较明确:文革以前的一切文艺作品全部被禁。解放以来拍的一百多部电影,根据江青的《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在全军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也基本被禁了。她“枪毙”一部影片,随意、任性之极:抓住其中一句台词或一个镜头,就把全片否定了。大耍“女皇”的威风!其实她是禀承毛的旨意,有持无恐,她那个“讲话”就是经过了毛亲笔修改,连标题也是毛拟定的。大有与他的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相提并论之势。

  那十年里,能看的旧电影只有《南征北战》、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和《铁道卫士》,每部我都看过二十遍以上。后来还能看上一些朝鲜、南越、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的电影。这些电影,人们总结出了几句顺口溜“南越的飞机大炮,朝鲜的哭哭笑笑,罗马尼亚的打打闹闹,阿尔巴尼亚的莫明其妙”,很是传神。 但那时的中国真是个文化沙漠,这些影片的故事性、艺术性虽然都无足观,但犹如沙漠中渴极了的人,得到一杯浊,也弥足珍贵呀!

  文艺“立新”的成绩就是江青搞的八个“样板戏”了。以此对几亿人民进行了多年的视觉、听觉疲劳轰炸。 这些样板戏有一个共同特点,没有爱情描写。戏中的男男女女,没有任何个人感情纠葛。《沙家浜》里的阿庆嫂,也得把阿庆打发到上海“跑单帮”。因为谈情说爱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,与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格格不入。

  这确实是极为正确的观点。因为中国的男婚女嫁,本来得遵循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。两情相悦,私订终身,那是伤风败俗的事,为人所不耻,所以不能提倡。样板戏正是捍卫了中国的传统道德,实在是功德无量!致敬!卫道者“女皇”江青。

  后来也有人拍过几部电影,如《创业》、《园丁之歌》(湘剧)等。因为不是江青搞的,就被横加罪名,禁止上演。即使毛看了《创业》,后批示:此片无大错,建议通过发行;看了《园丁之歌》还鼓掌叫好,但也不管用。“四人帮”说:毛说《创业》无大错,就是还有中错、小错。《园丁之歌》的错误则是:园丁应该是党,怎么能说是老师!这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“指高指示”也是可以阳奉阴违的。这件事使我感觉,毛好象是晚年时的唐高宗李治,被武则天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  社会上的破四旧就五花八门了。而女人就是集“四旧”大同者:衣服、发型、皮鞋都能找出问题来,项链、耳环更是明显的资产阶级标志。其实,这里“红卫兵”犯了个历史常识错误:项链之类的饰品,中国妇女早在几千年以前就用上了。那时,资产阶级的爷爷的爷爷都还没出生呢。太扯了吧?

 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因为发型、着装别具一格,不够“革命”。受到了猛烈的攻击,红卫兵贴出大字报,勒令她剪发、改装,否则就要对她采取“革命行动”。幸亏此事被毛、周得知后,严厉制止,宋庆龄才免予受辱。

  普通老百姓就没这么幸运了。我就看到过一些小流氓(当时称他们为“革命小将”) 带着刀、剪,在街头攻击女人:烫了发的就剪头发,高跟鞋就砍鞋跟,如穿的是“奇装异服”(这没什么标准,看他们的认识了,反正指鹿为马是他们的拿手好戏)就剪破—总算他们还是“文明执法”、没剥下女人的衣服。弄得一些女人在小无赖们的哄笑中披头散发、甚至衣衫不整地哭着落荒而逃。如有耳环、项链之类,就成了他们的战得品笑纳了。这种流氓、匪盗行为,竟是“革命行动”!

  “红卫兵”实际上是一个恐怖组织。由于他们自认毛是他们的红司令,所以能为所欲为,无所不用其极地残害人民群众,使经历过、见识过他们的“红色恐怖”(当时他们常用的口号)行动的人,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自此后的十多年,中国的女人就只能有两种发型:短发和辫子。其实这两种发型也是“四旧”,流行已不知多少年了。不过,总不能让女人都光头吧,只好对革命派觉得还算顺眼的发型,“法”外开恩了。

  改街名、店名也是“破四旧”一大成就:如北京英国代办处所在地改为反帝路,有苏联大使馆的街就改为反修路。最奇怪的是以“和平”为名的店名、影院名都改为“战斗”。为什么在中国“和平”二字也犯禁呢?我想,可能是当时天天喊要防止中国象苏联一样被和平演变成资本社会,触动了某些人敏感的神经了吧。

  还有人忽发奇想,要把指挥交通的红绿灯颠倒过来,因为红色象征革命,见了“革命指令”怎么能停下来呢,应该勇往直前才对呀。最后,由于受到司机们的反对,又躭心造成大量交通事故,才没有改。

  在国内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些人街边、公园下象棋:两人对弈,多人围观,支招、争论,好不热闹。这是普通老百姓喜好的一种休闲、娱乐方式。1966年一天,我正在西安和平门里的街边看人下棋。突然窜出一伙红卫兵,在棋摊旁边的墙上,贴出一张大字报,标题是写得大大的“警告”二字,内容就是,三五成群地在外面下棋是“四旧”, 勒令马上停止。把大家吓得一哄而散,棋摊就被红卫兵砸烂了。“四旧”这东西真太令人不可捉摸了。这样下去,老百姓真没有活路了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“破四旧”运动,是一场席卷中华大地的可怕的、无坚不摧狂风暴雨,以上我说的这些破“四旧”事件,其实都是小菜一碟,实际上给人民人群造成的伤害远不是这么“轻微”,为此家破人亡的事,不可胜数。而最大的损失还是大量文物、古迹在“破四旧”中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,这才是中华民族永远难以承受之痛。

  卜无忌

  2019.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