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

《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》内容简介:上世纪90年代初,在南阳桐柏县回龙乡的深山里还有不少狼群、野猪、山猫、金钱豹、鹰隼等猛兽猛禽。河里更是鱼儿到处游,鱼的密度高到八仙桌大小的面积就有二三十条,手指大小的草生鱼到处游动...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我爱美食网www.52msw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上世纪90年代初,在南阳桐柏县回龙乡的深山里还有不少狼群、野猪、山猫、金钱豹、鹰隼等猛兽猛禽。河里更是鱼儿到处游,鱼的密度高到八仙桌大小的面积就有二三十条,手指大小的草生鱼到处游动,在河里洗澡,鱼儿会亲吻您的皮肤,免费鱼疗,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。山上各种药材、菌类、果、干果到处都是,还有人专门收药材,运往全国各地,作为名贵中药治病救人调理身体。中国古代明医张仲景就是南阳人,著作的《伤感杂病论》是中华民族宝贵的医书。

老孙头、我姑父和护林员一块埋伏在一个山谷里,把一只脱离狼群的母狼打死了,抬着六七十斤重的母狼回到护林员的小木屋。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  狼肉 第1张

狼是野生动物,不像宠物狗,还有人专门给洗澡,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甚至有些爱狗人士,给自己喷香的同时,还给自己的宠物狗狗喷一喷,整得狗狗身上不但没有异味还很香呢。狼在野外生存条件没那么好,不但比不了现在的宠物狗,连农村的土狗都比不了,狼是没人管的主,风里来雨里去的摸爬滚打,身上难免会有怪味,闻起来臭臭的。

大家到了护林员的袖珍小木屋,在河边把狼剥下皮毛,清理内脏。把灰黑色的狼皮用铁钉钉在木屋向阳的屋檐下,这样狼皮经过风干日晒后就可以卖个好价钱,可以换些弹药和日常生活用品。

处理好的狼肉有三四十斤重,肉是红色的,据说狼肉和狼血都很滋补呢。在那个年代,几十斤肉可是好东西,平时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呢。

第二天姑父回到学校带上我去吃一口肉。现在的年轻人估计理解不了,跑十来里地就为了吃口肉,那时候要是亲戚朋友有红白喜事,大人带着孩子走几十里路,就是为了让孩子吃口肉,如果不带孩子,孩子就觉得错过了好大的事呢,我上小学时为了吃口肉,请一天假,把课程放下去吃呢,哈哈,别见笑哈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现在经过勤劳的中国人努力几十年,大家有钱了,物质条件也丰富了,吃肉的问题基本解决了。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  狼肉 第2张

老孙头从当教师的儿子哪里带上自己的孙子,一块到护林员小木屋吃狼肉。老孙头的孙子叫帅帅,和我同岁,我们都叫他大帅。大帅和我玩得特别好,都还没上学,整天在校园里溜达。夏天捉萤火虫,在小溪里捡螃蟹,抢小朋友的小三轮车骑,比赛打陀螺,偷老师种的西红柿。有个老师种的丝瓜,挂在树上老高了,特意交代我们俩这是丝瓜不是黄瓜,不能吃,我们俩哪里相信,也用石头砸下来一个,当黄瓜尝尝,味道很涩,呵呵,现在想想还觉得好笑。

第二天中午我们和大帅都到了林场护林员的小木屋,护林员用个大铁锅,坐在一个下面开口的铁通上,把截好的狼肉一大块一大块的放到铁锅里,放上十多片生姜,一大把花椒和大葵,还把我和大帅帮忙剥好的蒜瓣丢到锅内,铁桶里点上干材。就这么一直煮,有浮沫飘出就用勺子打出来撇掉,过两个小时就可以吃了。那时候北方做肉还不流行炒糖色这个做法,糖是奢侈品,一天工资也只够买一二斤糖,和现在一天工资可以买好几十斤糖是不能比的,当时炒糖色调肉味,还没传播开来。这种大锅炖肉,酱油都不用,就是白煮,放点香料而已,特别简单。在锅旁等待肉煮熟是个漫长的过程,让你不断联想肉的美味,小时候的饮食习惯会跟随一个人一辈子,到现在我还是喜欢吃简单煮熟的肉,不喜欢那种五花八门的复杂做法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  狼肉 第3张

经过漫长的等待狼肉终于做好了。捞出一大脸盆,大家吃的津津有味。现在都记不清什么味道了,只知道特别好吃,肉比较粗,有点像牛肉,虽然狗是狼进化来的,狼肉和狗肉不太一样。后来有一天老孙头和我姑父回忆当天,聊天时还说肉是好吃,就是护林员的盆看着就不干净,姑父说“那就是护林员的洗脸盆,你看屋里就一个盆”。说完大家还哈哈的大笑。

吃完肉坐在小木屋热了一些米酒,助消化。小孩子没有不喜欢喝米酒,在缺糖的年代,米酒是香甜的,就是现在比糖水好喝太多了。有机会去南阳,一定要品尝下当地正宗的米酒,非常好喝。

大家围着炉子开始讲自己经历过的故事,我和大帅特别喜欢听老一辈的饭后讲老故事,每到这个时候,我们就特别安静听说,一点不调皮了。护林员讲他爱人抱着孩子失踪那件事,就在这片山林里,那是80年代中期,孩子只有三四岁,那是比较热的夏天,下午特别热,孩子说热,他爱人带着孩子到小溪边洗澡消暑,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回来,他去小溪边看,也没有人,到了晚上还没回来,他开始紧张了,打着马灯到处呼喊也没人应答,后来听到了孩子在水边草丛的哭声,跑过去什么也没看到。找了一夜也没找到,第二天叫来好多人,有人到下游看,有人到林子里喊找,也没找到,到了晚上又听到孩子哭声,大家拿着马灯和手电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人影。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爱人和孩子到哪里去了。

上世纪90年代山上猎狼奇遇(3)  狼肉 第4张

老孙头估计听护林员说的次数多了吧,没接话。

姑父给护林员宽心说:你当时就是个大酒鬼,白酒当水喝,每天喝醉,人家是带着孩子走了,不和你熬日子了。

护林员宽慰地笑了笑:“她能去哪呢,我去他老家四川看了,也没回去啊,真希望他们回四川回老家了。”

姑父说:“去南方打工,找人改嫁了,人家就是不想给你过了呗,到哪里还没口饭。”

护林员点一只烟说:“只要他们还活着,打工改嫁,我都高兴。就怕是出意外,当晚孩子的哭声,现在我想起来都还不自在。”

话音刚落,忽然隐隐约约听到小溪边传来一个孩子的哭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