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从鱼香肉丝戏说“音位”

《从鱼香肉丝戏说“音位”》内容简介:  鱼香肉丝,曾经是相当受欢迎的一个菜色。想起当年在食堂里吃饭,我们这些苦哈哈的朋友,都爱它味道好,能下饭,因而趋之若骛。上海的食堂里做这个菜,是用市面上最便宜的辣椒酱,加点醋精,...

从鱼香肉丝戏说“音位”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我爱美食网www.52msw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  鱼香肉丝,曾经是相当受欢迎的一个菜色。想起当年在食堂里吃饭,我们这些苦哈哈的朋友,都爱它味道好,能下饭,因而趋之若骛。上海的食堂里做这个菜,是用市面上最便宜的辣椒酱,加点醋精,加点糖着着味,小酸,小辣,小甜的。后来我自己在家里做,用了四川郫县豆瓣酱,先煸出红油,色香味都还差强人意。有几次,亲戚的孩子来吃饭,冲着这,吃了三碗饭。

      当然,这些都不是正宗的做法。据说,在“原产地”四川,应该是先用泡海椒煸出红油。而按照《老饕漫笔》的说法,即便现在四川能吃到的鱼香肉丝,比起1957年在周总理倡议下在北京开办的成都饭店的鱼香肉丝,简直已经判若云泥,差远了。

      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大众化的食品嘛,“有那么点意思就行了”。全国上下,大小饭店,鱼香肉丝这道菜,烧出来恐怕真是千差万别。就如同林妹妹的长相,在每一个读者的心目中,都会不一样。但是端上桌来一吃,再不满意,恐怕没有人会否认它是“鱼香肉丝”。如果你想到“消协”去3。15“打假”一下,说这怎么可以算是鱼香肉丝?肯定笑坏“消协”人员的肚皮。

    总之,色香味大概这么个样子的一道菜,就叫做“鱼香肉丝”。这已经是两岸三地、全球华人“约定俗成”的一个“共识”。

      可是,经过这么一想,却让我联想到了语言学的“音位”概念,自己觉得饶有兴味,固亦一乐也!

      所谓音位(Phoneme ), 就是一种语言(或方言)中能够区别意义的最小的语音单位。它大致有这么几个特点:

      1、 音位是属于一个具体的语言的,如汉语音位不同于英语的音位。

      2、 音位能区别意义,汉语的 ban(班)和pan(潘)意义不同,就是因为/b/和/p/有区别意义的作用。

      3、 音位是最小的单位,如han(韩)和nan(南)能区别意义,但它们不是最小的单位,不属于音位。而/h/和/n/的对立也能起到区别意义的作用,它们不能再分割,是最小的单位,属于音位。

      4、 音位会有“音位变体”(allophone),但万变不离其宗,还是属于同一个“音位”。

      比如说,在普通话中,/b/ (不“爆破”的清辅音)和/p/ (“爆破”的清辅音) 是两个不同的音位,所以,ban(班)和pan(潘)意义不同。

      可是,在英语中,不“爆破”的清辅音记做[ p],它 和“爆破”的清辅音[ p’] 却是相同的音位,不管读成哪一种,都是不会区分词义的。只是两种“音位变体”而已。所以操英语的“老外”学汉语,会搞不清楚ban(班)和pan(潘),发出怪怪的读音。而中国人学英语呢,相反,听到英语的student 的读音,(由于其中的t 受到 s 的影响,会读成不完全“爆破”的清辅音(见许国璋英语第一册!),会误认为人家读成了浊辅音[d] : sdudent 呢。

      还有,汉语的“四声”也是区分音位的。酣、韩、汉,意义完全不同,也会让老外“晕”。至于粤语,有九声,都是区分音位的。那就足以叫其它地方的中国人都“晕”!

      所以,在中国的菜谱中,“鱼香肉丝”就是一个“音位” —— 应该叫做“菜位”(如果让我胡乱造一个英文字,那就是dishone )。准此,麻婆豆腐、叉烧、北京烤鸭、兰州拉面。。。都是不同的“菜位”。尽管同是“叉烧”,各地饭店熟食店摊档奉献的,会有天渊之别;也尽管像鲁迅说的,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有时会比人和类人猿的差别还要大得多 —— 可是,人与人都属于一个“生物位”,而人和类人猿毕竟不是同一个“音位”的。

      瞎七搭八,搞笑了。权当下酒之物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