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[风土] 成都“蹄花汤”

《[风土] 成都“蹄花汤”》内容简介:  成都人很休闲,喜好养花、采花、玩花与吃花。我一朋友刚搬新房,就把楼顶弄成了一小苗圃。猪蹄子用来炖汤这一道菜,全中国东南西北都有,惟独成都做的很花样年华,名字叫做:“蹄花”汤——...

[风土] 成都“蹄花汤”以下文字资料是由(我爱美食网www.52msw.com)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,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!

  成都人很休闲,喜好养花、采花、玩花与吃花。我一朋友刚搬新房,就把楼顶弄成了一小苗圃。猪蹄子用来炖汤这一道菜,全中国东南西北都有,惟独成都做的很花样年华,名字叫做:“蹄花”汤——记住:念叨这个词的时候,一定要在花后稍顿,再念“汤”,才有味,当那“蹄花”尚未走到面前,已经可从吆喝中感觉其轻柔绵软之诱惑。我有一次晚间去著名的半边桥“老妈蹄花”消夜,那跑堂的,就是这样吆喝来着。你可千万不要误会,“老妈蹄花”决不是指把老板娘用来走路的脚炖了来卖,那能吃吗?而况再怎么说,那也只有一对。

   至于为什么广东人要把“猪蹄”炖汤叫成“猪手汤”,那是另外一种民间话语版本:此菜原名不叫“猪手汤”,俗名就是猪脚汤。广东人善煲汤,这是天下闻名的了。据说把“猪脚汤”改名为“猪手汤”的人特好吃这道菜,而且特绅士,每每煲汤之时,因喜其洁白,要把猪蹄把玩一阵,再入水中,百厌不烦地慢煨翻弄。后一朋友戏言说:你真是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啊!此人一机灵,说对啊,不如就将其命名为“猪手汤”!

   这是传言,不可当真。不过,憨厚的猪能够在入汤之后能将脚改为“手”,可与人相提并论,也算是没有白活了。成都人将之升为“蹄花”,更是在唯美上又提升了一级,能与“校花”、“报花”、“局花”等等“花儿”平起平坐,想来,八戒兄在天之灵也可猪怀宽慰了。

   目前成都东门还有一条被称之为“蹄花”的街,大约有三个平方公里的区域,集中了大大小小“蹄花”商铺有60来家。千万莫要以为这条街全部都是卖“蹄花汤”的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这条街整个是洗脚房。从词义上来说,东北人骂人有一说法:小蹄子!但骂中有爱,小蹄子再怎么说,还是可以乱想为洁白美幻美伦的。不过这东门的蹄花街,性别的趋势与价值的取向是很明显的。不能入口,只能入怀。不说也罢。

   煨蹄花汤是极其考究的。选料首选猪“前手”,后脚一般不用。先给“手”美容,直到看起来白白净净、性感非凡后,再入第一道水穿掸。这第一道水也很讲究,要放花椒八角等几味香料,加盐适量,烧开后才能放入猪手,目的是去其腥味。待水开二度,加点料酒,等个几分钟,捞起来,用热水再洗一次,有肤如凝脂之后,再和白芸豆一起放进沙锅里,勾点盐和糖,文武双煨。可适当地加点牛奶,或花生浆,其色之白,不摆了。猪蹄和白芸豆的比例,各个阶段的火候和时间,所用的调料和下锅时段,全凭经验精心掌控,大师傅们也是各有各的看家绝招。

   原汤最后以葱花点缀起味,浓稠酽白的奶汤,白嫩嫩颤悠悠的蹄花,再配上葱花的翠白新绿,汤靓肉肥而又香气扑鼻。筷头轻轻一动,撕下一块莹腴的皮肉,以麻辣调料自由佐之,肥而不腻,软糯入味,似乎连舌头也要随着那甘美的滋味融漾开去,让人举箸不停。汤料中大豆搭配合理,与猪蹄相互补益,调料精致简朴不至让汤失原味,浓郁而富于质感,爽口润胃,鲜美无比。吃肉,喝汤,只觉得酣畅淋漓!最后,汤骨不剩,吮指回味!那“蹄花”最后绽放的风采,一定会反映在好蹄者的脸上。不信的话,你仔细端详爱吃“蹄花”的人,用句成都话来说:一定是“面带猪相,心中燎亮”。